當代基督徒的行動與信念雜誌
思想文化/社會評論/弱勢關懷/文學藝術


【曠野184期】2013年7-8月出刊


點閱瀏覽

2013年7-8年出刊
本期目錄:

拒作追逐俗流的迷羊

侯活士的神學倫理學

尋常日子的不尋常意──2013 核災烙印

我看電影「人神之間」

尋找生命裡的神

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,不要怕他們—— 我與《矛尾》的故事

「菲」銀行,還我公道—— 我家戶頭遭盜提記

 



 

回家檔案尋找生命裡的神習以為常拜佛祖

◆陳維祺

在一個台灣傳統信仰家庭裡長大的人,燒香拜佛拜祖先是成長過程的一部分。稍長一點,理性科學的教育,雖覺得傳統信仰有許多迷信,但成長裡習以為常的觀念,並分不清是文化或信仰,祭拜祖先和拜佛祈願間的差別很少會去深究。

第一次開始較嚴肅思考信仰的問題,大約是高二時讀了《李叔同傳》之後。深為李叔同那種毅然捨下世俗一切而出家,抉擇了一種最簡樸的生活形式去實踐佛學的理念而感動,當時只覺這樣的心性好美好超塵。大約如此,開始對佛教起了很大的好奇。

引人入勝見佛性

不同於從台灣傳統信仰不分佛、道的認知,李叔同傳給我對佛教一種較清新的感覺,但究竟傳記談的是一個藝術家的生平和行事,並無佛學的討論。剛開始找到一本金剛經和一本法華經,但經文都是佛教典籍獨特的語體,包含許多專有的術語和梵文的音譯語,書上雖有簡單繹述,但內容談論的,實是艱深的哲學辯證和事相思維分析,沒有一點基礎佛學或有人講解是很難入門的。

後來在一個偶然機會看到印順法師的《佛學入門》,才開始對佛學逐漸有些了解,之後又繼續讀印順的《中觀今論》,對佛法有更深一層的體會。印順法師對佛學的闡訴,以一種融合西方哲學的現代語彙來表達,常是簡入深出卻又分析精闢,將繁瑣複雜的印度哲學,清楚地用現代哲學語彙講解開來。
或許當時佛學最吸引我的地方,是它以一種自力的形式,藉由佛經上的教導,來分析和了解世事諸相,從而破解我們內心的執著和成見,不再墜於事相空相的執迷,最後尋到澈悟的大智慧,成了覺悟成道的人,就是所謂成佛的意思。這種人人皆有佛性,在一草一木、一砂一石中皆可見佛性的說法,闡揚了人性本有的光明可能和希望,一切有為法皆以人為本,是相當動人的。


佛學基本上是無神論,釋尊便說:「諸佛世尊,皆出人間,非由天而得也。」《增含:等見品》佛教中悟道的門徑有很多不同的方式,基本上可從二個大方向來看,一種是從外在的知與內在的修著手,從對事相的分析理知和對身心情欲的勘破、自身德性的修持來超脫世間的束縛。另一種是所謂的悲智雙修,一方面依賴著智慧的修習來明瞭世間的本相,但亦強調僅靠智修是不足的,仍須對人世介入的慈悲心,來彌補單憑智識的不足。禪宗裡直指心性頓悟的修習方式,雖強調人性自有佛性的發現,亦是一種仰賴大智慧的覺智來悟道。

如果我們一般人沒有這樣的大智慧來悟道時怎麼辨呢?我們就仍得墜入生老病死的輪迴嗎?悟道是還我未出生前的面目,怎麼去尋回未出生前的真純呢?佛教基本說法是這一世所積的功德和智修,讓下一世會更有智慧些,因而有機會更接近成佛些。

有情世界難修行

年少時這種依自力智修的悟道方式,從明心見性以解脫自在是相當迷人的。但年長之後,工作、家庭、婚姻的衝突逐漸讓自己智窮,而實際上這些事都不是智慧可以解決的。生活在入世的人,有許多對他人的責任和關懷,這些情牽魂扯的事也正是佛家悟道裡最大的羈絆,大多數佛教裡的修習慈悲是在積功德、在弘法讓更多人得救以輔助對世情的了解,而不是一種絕對悟道途徑,雖然中觀論裡強調從對人世的介入來明悟空性,但俗世與家庭的牽掛畢竟是一種業障。

在許多生活的惶惑與爭扎裡,逐漸感到佛學不是自己參不透,便是它很難幫助一個平凡家庭工作中許多難解的衝突。理論上心裡知道應怎麼去看待,但實際裡勘破執迷並非對待親情衝突的方式,而現代工作中與人互動的關係,永亦無法僅以明凈之心對待。或許這裡面最大的問題是人世是個有情世界,有情世界的介入無法以分析的明智和空相的清明待之,大乘佛學中以出世再入世的修行法門,平凡的我便無法通過第一個門檻。

關懷愛心勝一切

掙扎裡想起大學中斷斷續續接觸到的基督教信息,像一個快溺死的人,找到附近的一家華人教會,開始參加週日的禮拜。在第一次小組查經結束時的禱告上,當弟兄姊妹替我禱告時,心中好像有一扇明窗被打開,第一次除父母妻子外有人為我的事擔憂,替我求神的愛和保守。

姑且不論神的存在和質性問題,如是對人的關懷和愛心,似乎勝了一切的理知辨證或明心見性。心中一個更清楚的聲音彷彿說,愛與對人的關懷可以勝過一切,造物主是完美的,世界是美的,擁抱世界才是超升的道路。

在佛教裡永琱完D,超脫生死輪迴,是在解開我們對五蘊六識的執著,從而脫開情欲的一切束縛。但基督教導的?是從愛裡去擁抱人世,不僅是愛自己的親人,並且是博世的愛,愛你的鄰人和敵人。哥林多前書十三章2節說的:「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 ,也明白各樣的奧祕,各樣的知識,而且有全備的信,叫我能夠移山,卻沒有愛,我就算不得甚麼。」8節:「愛是永不止息。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;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;知識也終必歸於無有。」將愛提升在一切的知識和智慧之前,即是販夫走卒也可以做到和得救。如同佛教追尋解脫從生到死的輪迴之苦,追求永生是脫開因罪而死的救贖,那麼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3節所說的「如今常存的有信,有望,有愛。這三樣,其中最大的是愛。」生命的義意是在對人世的愛心和扶助,從耶穌的教導裡,世相的分析勘破是不需要的,要的是愛的實踐,對人無償的愛便是永生之道了。

如今常存信望愛

初時尋求基督裡的信仰,對一個熟悉無神論自力見性的人,最難的可能是死裡復活和天國的問題,也就是神蹟和神存在的問題。這裡也牽涉到所謂信的問題,信是對未見之事的接受。我無法證明死裡復活,但因它解決了救贖的問題,對我來說它便是真實可信的。人是軟弱的和不完整的,不論我們多想為善但常行出來不由得我。

我更無法捨棄對美好事物的留戀。在佛教裡我是今世無可修悟的,只能積功德來盼望下一世。但在基督裡,藉由神的愛,我們可以被接受、被寬恕,可以祈求聖靈的幫助讓我們更像神些,經由耶穌死的血和復活,我們便可以戰勝死亡,那麼這樣的信仰抉擇對我便很清楚了。我知道從此再也不必為苦思不解的事相空有而掙扎,或為無法平衡親情間的衝突而煩苦,因為「愛是從神而來的,凡有愛心的,都是由神而生的。」(約翰一書四章7節)。我知道此後只要一生一世跟隨耶穌的教導,信靠神、學習基督的榜樣,我便將得著永生的喜悅。

(作者為旅美建築師)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

服務電話:(02)2363-5616
Email: cap@cap.org.tw,劃撥帳號13595242戶名 「基文社」
本站台資料為版權所有,非經同意請勿作任何形式之轉載使用